昨天起了個大早, 5: 30起床,6點準時出門,等到6:43才等到車子,上了車我才安心,8點半多和大弟碰面,就先回家和老爸碰面,回到家,確認一些內容,就出發了.結果那人沒收到通知,我們又等了30分鐘, 那人的老婆來了, 這算什麼呢 那女人副總莫名其妙又無聊的樣子,更扯的是,那委員一面倒的護那女人,逼到我出手,修理那莫名其妙的委員, 他才正常一點,算那門子調節呢,莫名其紗了.

下午又跑去找醫生, 結果果然不願意為我們的後遺症背書,那算什麼呢, 總之就是一個瞎字, 什麼都瞎. 亂七八糟.

看來此次並沒有想像中的順, 要告也要先收集資料才行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JUDY08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