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/14日情人節按照原訂計劃早上9:30老公起床,10點出發先去 BMQ看烘碗機,約10:45去嘉樂福買菜,我又買了我最愛釋迦5個$152,離開家樂福已12: 10, 我們12:45到潘世彬,老公要上去借個房間取精,然後,我們再回家整理,問題是護士告訴老公說2點就可以了,我想就知道不可能可是老公相信護士,我們只好找個停車位,去永和豆漿,老公點蔥蛋和無蔥蛋餅,一個米漿,我點無糖豆漿和燒餅夾蛋,好不容易13: 45我們走回去,我就知道不可能2點,我們果然等到2:40才叫我進去,準備植入,我又問了醫生需不需要週一再來看卵泡有沒有破,醫生說可以當然最好,哎~~又是一個亂七八糟的醫生,當初會從潘世彬換成翁醫生,就是因為潘醫生真的最後只變成是ROUTINE的進行,在他身上我看不到人性的支持與關懷,有一次明明是上次沒跛的卵,我也告訴他了,他還是認為可以植入,只是那次他並沒有要我打任何針劑,所以那次非常便宜,當然也肯定沒有成功啊.姐姐說,其實不能怪醫生,因為醫生自己也沒轍了,很多時候,人體並不是一加一等於二,還會有其它很多你不知道的可能性在裡面的.我想想決定週一還是要去看卵泡是否有破.因為沒有蛋清狀的液體流出,所以,我也不願意吃黃體素,根本是浪費.我們到姐姐家已6點.吃了點晚餐又開始打麻將.女兒又正好得腸病毒,而她嘴角在雲林公婆家開始潰爛的嘴角,狀況愈來愈糟.隔天起床9點多發現有較黏稠的液體,不過帶有血絲,我想應是排卵了,我才願意開始吃黃體素的.我們又去三峽行修宮爬山了,回來繼續打麻將,今天手機不佳,我最後大輸200,姐夫也輸, 倒是老公和姐姐贏.再一次證明打麻將和植入一樣,都是機率. 我還是有做試管嬰兒的衝動,因為真的好煩好累哦.可是又真的想到一個伴給女兒.我想應該還是得走上試管嬰兒的路.其實都嚐試說服自己要和老公更親蜜些,我在夢中好幾次都夢到自己和老公會牽牽手,或是擁抱,可是在真實世界裡,一看到老公就什麼感覺都沒有了.我也不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.我不希望自已的婚姻狀況影響到女兒未來對於婚姻看法及作法,我相信父母對於小孩的影響是很大的.週六早上8:30~9:00又要去抽血,天呀真是麻煩耶.如果我的卵沒破,根本就沒有抽血的必要性. will see.

JUDY083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